真人龙虎斗平台
 
     
網站首頁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歡迎訪問臨夏州檔案信息門戶網站! 今天是: 2020/2/13 星期四
標題 內容
  您當前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檔案文化 >> 蘭臺文苑 >> 貯藏室中的收獲——臨夏契約文書收藏始末 >> 閱讀

貯藏室中的收獲——臨夏契約文書收藏始末

2015-05-06 17:05:02 來源:臨夏州檔案信息網 作者:封華 瀏覽:357

    臨夏,古稱枹罕,后改稱河州、導河,民國十八年(公元1929年)又改稱臨夏。漫長的歷史煙云,在這塊土地上留下了濃濃的痕跡。古往今來,這里曾演繹過一幕幕慷慨悲壯、驚心動魄的史詩。然而,現在展示你面前的則是繪在這塊土地上的另一幅畫卷:臨夏契約文書檔案。

    臨夏州檔案館收藏的契約文書上起清嘉慶二十四年(公元1819年),下止民國三十八年(公元1949年),時間跨度長達130,共計1311件。從內容看,既有買賣、租佃、典當、兌換土地的契約,也有買賣和租賃水磨、油榨、房屋、場院的契約;還有貨幣借貸、繼承、分家、繼嗣、婚姻、兵役等契約文書,最多的是買賣土地的契約。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立約人向馬步芳之父馬麒出賣土地的契約;從形式看,有紅契和白契兩種類型。契約文書中鈐有官府印信的為紅契,無官府印信的為白契。

    白契一般為單聯,是民間交易過程中形成的,格式較為自由。一般在結尾處有當事人雙方、中人、親房、代書姓名和指印。如:

 

馬應海出賣土地契約文書

    立賣民地文約人馬應海,情因使用不足,將自置東川會五社座落□□莊上水地一塊,下籽九升;其地東至張姓地為界,西至水溝為界,南至張姓地為界,北至張姓地為界,四至分明;每年應納倉斗正糧一升五合八勺,科完正銀一分七厘四毫,糧銀照正加耗;央憑中人包英伏等說合,情愿出賣于馬 麒名下耕管為業。得受時估價大錢一十五串三百文整,當日交清全領,茶食畫字在外。其銀糧正耗,從出賣之年起,歸受業人承完。此系兩相情愿,并無逼勒準折及賬債累算等情。自賣之后,任憑買主管業。倘有房親人等異言爭競,俱系賣主理落[],不與受業人相干。恐口無憑,立此文約交受主永遠收管為據。

憑中人:馬舍二巴     

代書人:鄴全錄

親房人:勒者卜 馬四十

 

                光緒五年二月十五日  立賣文約人  馬應海 

                光緒五年閏三月二十七日由稅契房換格  

 

 

 

    紅契除單聯紅契外,還有多聯紅契:二聯至二十聯不等。保存清代紅契72件,民國紅契85件。其中尺寸最長的一件為清光緒二十六年至民國二年出賣土地的二十聯紅契,據說契約中這塊土地買賣經過了二十個人之手。紅契中反映的內容在清代初期時仍以較為自由的格式書寫,清末至民國則在官府印制的“格式文約”中填寫,落款處均加蓋官府印信。紅契后一般都附有“契尾”、“民國甘肅契尾”。“契尾”是出賣、出典土地、房屋、場院過程中買賣雙方按契約給官府交納稅額的單據,內容為印刷體,下列姓名、價銀、稅銀用毛筆填寫,鈐有正印、騎縫印。這里舉例:

 

  

    甘肅等處承宣布政使司崇  為遵旨議奏事。奉準

    戶部咨開:嗣后頒發給民契尾,依式編列號數,將未用印之契尾先發州縣,俟業戶稅契令即呈明契價在于契尾前后幅,將價稅銀兩填寫清楚,按月匯齊造冊,資司驗明前后幅價稅一樣再行用印。將后幅截留,前幅飭發州縣,速令業戶呈契粘尾納稅。給執須至契尾者,計開:

    業戶 馬印海   坐落                  用價銀△千二百七十七兩四錢△分,納稅銀△十八兩三錢二分二厘。

 

    右給河州業戶馬    準此

 

                           閏字  肆仟柒佰叁拾貳號    

                           光緒五年四月二十四日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紅契中還有部分是河州官府清查田地后發給各戶民應納銀糧的“知由單”;發給磨房產權所有者照章納稅的“磨帖”、發給土地產權所有者的土地“所有權狀”、執照等。如:

 

奉憲刊發易知由單

    河州正堂張   為發給由單事。照得本州案奉

    各憲檄飭,河州自收撫后,清查過四鄉地畝,并陸續招懇荒地及彼此推送過割。各地畝每歲應納銀糧,按照征冊載明數目逐戶填發由單,以憑收執,而杜隱匿。須至由單者,計開:

    一戶 馬尕希 系北鄉一會八社民,承種屯地          勺,額征本色倉斗青稞△石二斗二升△合△勺,耗糧△石△斗三升三合△勺,折色銀△兩△錢二分八厘八毫,耗銀△兩△錢△分四厘一毫

                         宣統三年三月二十三   日給   

 

    這些契約文書是清代、民國時期臨夏地區在兵匪劫掠、苛政重斂之下,民生凋敝、艱難困苦的真實寫照,是研究當時政治、經濟社會狀況的第一手資料。折射出民族、宗教、婦女、教育及民情世俗等社會文化的具體影象。如此數量多,時間跨度長,內容豐富的契約文書檔案是怎樣收集進館的呢?這還得從“文革”初期說起。

    1966年上半年,臨夏州階級教育展覽館舉辦的階級教育展覽進行內部預展,廣泛征求各方面意見。在州檔案管理處工作的范振國被邀去參觀,參觀過程中,他見到在“階級敵人變天罪證”陳列柜里有不少契約文書。這類契約文書在土改廢除封建土地所有制時,已經過全面收交焚毀,因為范振國曾在臨夏市“土改”工作團工作過,他知道那時翻身農民慶祝土改勝利大會的一項重要議程就是焚毀這類契約文書。由于從事檔案工作的緣故,見到這些有幸遺留下來的契約文書,自然就想到如果檔案館能保存這些東西,將來不論是研究封建土地所有制,還是進行傳統教育,都有很大用場。

    1968年秋,范振國被借調到州階級教育展覽館搞“三忠于”展覽,為了給這次展覽騰展廳,把階級教育展覽的展品,包括契約文書在內,都移入了該館的儲藏室。當時,州檔案館已經撤銷,此時已無法收藏,但他對這些契約檔案的歸宿一直心存牽念。不久,該館更名為州宣傳館,他被任命為館長。范館長是個非常敬業、細心之人。一次,他與管理人員進入儲藏室時,便問起了以前展覽過的那些契約文書不知還在不在?現存放在什么地方?管理人員想了想,便指著一個大木柜與墻壁之間夾著的幾個紙捆,說“這就是”!當他看到這些東西仍然存在時,心中感到些許欣慰。

    1975年初,州檔案館正式恢復,范館長被調回負責州檔案館的工作。這時,他又萌發了收藏這些契約文書檔案的念頭,但是正值“文革”后期,由于心中仍有余悸,只好把這些契約文書檔案收集進館的念頭藏在心底。

    19834月上旬,范館長終于下定了收集契約文書檔案的決心,他帶領州檔案館的一名工作人員前往州群藝館(原宣傳館)接收契約文書檔案,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原來成捆的契約文書已經散亂不堪,像廢紙一般塞在兩個破爛無蓋的大紙箱里,被塵土覆蓋著。本想當場清點出數字,好給對方寫個收據,但清點了一小部分時,塵土嗆得難受,儲藏室管理人員也有些不耐煩地說“別再點,就這兩箱,你們都拿走”。于是他倆整整裝了兩麻袋,用自行車帶回了檔案館。后來范館長親自對這些契約文書逐件進行了除塵、展平、清點。由于契約文書產生年代久遠,加之保存條件差,紙質非常脆弱,很多已經破爛不堪,在省檔案館技術室工作人員幫助下,于1984年,將這些收集的契約文書檔案全部托裱搶救完畢。



相關文章
2015-04-02 16:03:57
2015-05-06 17:34:12
2015-05-06 17:30:37
2015-05-06 17:26:51
2015-05-06 17:22:54
2015-05-06 17:05:02
2015-05-06 16:35:38
2015-05-06 16:25:48
網站首頁 | 聯系我們 | 投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關于我們
版權所有 臨夏州檔案局(館)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查看網站總訪問量 當前在線 2
技術維護:臨夏電信公司 網站備案號:隴ICP備15000960號-1 建議使用1440*900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的瀏覽器
真人龙虎斗平台 325游戏安卓下载 纸牌2张牌比大小的玩法 北京pk10 河南481开奖最近100期 分分彩保持不输的技巧 淘宝快3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记录 鸭脖卤菜赚钱吗 足彩 钻钻堂可以赚钱吗 丫丫湖南麻将外挂最新版 河北时时彩 ag赌博为什么总是输 桃小仙表情包 赚钱 体球网即时比分足球比分 云南快乐10分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