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龙虎斗平台
 
     
網站首頁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歡迎訪問臨夏州檔案信息門戶網站! 今天是: 2020/2/13 星期四
標題 內容
  您當前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檔案文化 >> 蘭臺文苑 >> 河州二十四關圖 >> 閱讀

河州二十四關圖

2015-05-06 16:35:38 來源:臨夏州檔案信息網 作者:臨夏州檔案信息網 瀏覽:1217

       清代光緒年間《河州二十四關圖》,是迄今為止發現的由河州(今臨夏)官府繪制的最早的一張臨夏原始地圖。

 

    該圖高55厘米,寬54.2厘米,用毛筆繪制而成。圖中所示方位與現今地圖所標示的方位完全一致。圖四周有詳細的界址文字說明,圖中地名及界址說明文字字體均為楷書,娟秀工整。圖中央靠上方處蓋有河州府衙的印鑒:“河州之印”。印鑒為7.3厘米正方形,印文清晰可辨,印色鮮紅,由漢、滿、蒙三種文字合壁,右為漢文小篆,中間為蒙文,左為滿文篆書。

 

    地圖中沒有標示出具體的繪制日期,但由河州府衙的印鑒可以推斷,該圖應是清光緒年間產生的。據臨夏州目前所存史料記載:河州官府從清乾隆年間就使用“河州之印”印鑒,而且清乾隆、嘉慶、道光、咸豐年間的“河州之印”印鑒大小完全相同,均為 7.3厘米正方形,用漢文、滿文篆刻而成,右為漢文小篆,左為滿文篆書,左右篆文基本相連,印文字體線條較粗;同治年間,河州府衙印鑒為7厘米正方形,用漢文小篆刻成,為“甘肅河州知州之印”;光緒年間,河州府衙的印鑒為7.3厘米正方形,漢、滿、蒙三種文字合壁、為“河州之印”,印鑒右邊為漢文小篆,中間為蒙文,左為滿文篆書。漢、蒙、滿文之間有一定的距離,字體線條較細;而到宣統年間,河州府衙之印鑒則為“河州正堂”。通過比較,圖中“河州之印”印鑒與清光緒年間印鑒完全吻合。由此推斷此圖為清光緒年間產生。

 

    這張珍貴歷史地圖是1983年州檔案館職工在整理舊政權檔案的過程中發現的,經及時搶救裝裱,現保存完好。

 

    圖中河州二十四關的標示最引人注目,占據了整個地圖的主要部位,該圖也因此而得名。從圖的西北至東南,依次標示出了積石關、崔家峽關、樊家峽關、大峽關、五臺關、紅崖關、癿藏關、老鴉關、漠尼關、土門關、石嘴關、尕只巴關、川半嶺關、槐樹關、西兒關、喬家岔關、牙黨關、沙麻關、思巴關、陡石關、大馬家灘關、小馬家灘關、麻山關、俺隴關共二十四個關口。

 

    河州二十四關是明洪武三年(1370年)由御使大夫鄧愈統率諸將攻克洮州、岷州和河州之后,出于政治和軍事上的需要,在當時河州(今臨夏)衛的邊境,沿白石山—太子山—小積石山脈,選擇山巔、谷口、高阜,“由東而西,西而北”,設置了數十座關隘,作為捍衛西陲重鎮河州,抵御西南游牧民族“入侵”劫掠的屏障,這些關隘,就是史書所說的“明代河州二十四關”。

 

    圖中所示的二十四關名稱與明代《河州志》中所記載的名稱基本一致。所不同的是:明代時,將積石、老鴉、癿藏、土門、槐樹、寧河、沙麻、陡石、俺隴9座隘口稱為“關”以外,其余均叫做“山口”。到了清代,這些山口逐漸被稱為“關”,如喬家岔山口,后改為“喬家岔關”,而且個別名稱也有所改變,如“寧河關”易名為“牙黨(塘)關”;賈喇嘛山口改為“樊家峽關”;火燒嶺山口稱為“五臺關”;西山小路山口稱做“大峽關”,船板嶺山口易名“川半嶺關”。

 

    積石關  舊名臨津關,位于今積石山縣大河家鄉約12華里關門村附近的黃河邊上,設在地勢險峻“一面是黃河、一面是崖”的積石山峽谷的東端,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明、清兩朝,積石關成為西陲重鎮河州所轄二十四關中的第一大關。長期派把總1員,兵50名守衛,直到清末,關防始終不懈。在近代史上,這里也是戰事頻頻。1949年,解放大軍挺進西北時,中國人民解放軍一兵團的三個軍,在王震司令員的率領下,從臨夏入兵分三路,一路出積石關,一路出老鴉關,一路從蓮花渡過黃河,直搗西寧。如今,昔日的積石關在無數次戰火洗滌下,已蕩然無存。只有深邃的積山峽仍作為甘青兩省間的一道門戶,巍然屹立,扼控著黃河。

 

    崔家峽關  位于今積石山縣大河家鄉西南的崔家峽中,北距大河家約30華里。關口曾建有石柵一道,今無存。

 

    樊家峽關  明時稱賈喇嘛山口,清代改為樊家峽關。位于今積石山縣劉集鄉南面的樊家峽中,北距劉集約25華里。關口曾設有石柵一道,今依稀可辨。

 

    五臺關  明時稱為火燒嶺山口,清改稱五臺關。位于今積石山縣吹麻灘鎮西南約30華里的五臺峽中。關口舊設石柵一道,現遺跡尚存。

 

    大峽口關  明稱西山小路山口,清康熙年間改稱大峽口關。座落在今積石山縣吹麻灘鎮南約25華里的大峽峽口。這里兩山如刀削,峽口處寬約百米,亂石林立,有石柵墻遺址。

 

    紅崖關  舊稱紅崖子山口。位于今積石山縣居家集的甘藏溝中,東距丹鳳山村約5華里,關口曾設石柵一道,暗門一座,今均無存。

 

    癿藏關  位于今積石山縣癿藏鄉關門村西約2華里的風溝口。這里兩山夾峙,在溝口狹窄處曾筑有關墻,今無存。

 

    老鴉關  位于今臨夏縣麻尼寺溝鄉唐尕村西約5華里處的烏龍溝與麻尼寺溝交匯處。是明代二十四關中地理位置較為險要者,進關,可直趨河州城,出關,越大力加埡豁。北可通西寧,南順捏貢川大道經八角城入甘南藏區。《河州志》載:“二十四關內,如積石、老鴉、槐樹、沙麻、土門五大關,尤為入腹之門戶”。自清雍正八年(1730年)在撒拉川的草灘壩建起循化營之后,老鴉關逐漸成為甘青交通之要沖。

 

    莫泥溝  明稱莫泥溝山口,當地人稱“照壁石”。位于今臨夏縣莫泥溝鄉馬井溝村西南約2華里處。此處山口如鎖,崖似刀削,山口開闊地曾設有石柵一道,現雖拆去,但遺跡可辨。

 

    土門關  位于今臨夏縣馬集鄉關灘村南190米處,是由四川、青海經甘南藏區通往蘭州的主要隘口,也是歷史上依次分為“關內、關外”,“內地、草地”,“漢區、藏區”的關界之一,據《河州志》記載,土門關是二十四關中規模最大者。此處“山高險峻絕,對岸若門”,西北側有大力加山峰余脈五山,東南隔大夏河與太子山相望 ,關口兩側高山聳立,形成一天然峽谷,土門關就依這天然地形而建。

 

    石嘴關  當地稱“小關”或“石門檻”。位于土門關東側大夏河岸邊,西與土門關隔河相望 。據《河州志》記載,石嘴關曾筑有土城墻,設有暗門,立 有“漢蕃交界”石碑,今皆無存。

 

    朵只巴關  明時稱朵只巴山口。位于今臨夏縣刁祁鄉朵只巴村東南的朵只巴溝半腰,現石柵殘存。該處山路崎嶇,巖壁似削。據當地老人稱,朵只巴山口便是老輩人們堵西蕃的卡子之一。

 

    川半嶺關  明時稱船板嶺山口。位于今臨夏縣刁祁鄉大西灘勞改農場附近的船板嶺腳下,已無遺跡可尋。

 

    槐樹關  在明代二十四關中,其地理位置險要者莫過于槐樹關。關口地處太子山腹地,距臨夏縣鐵寨鄉大草灘村北2華里。這里兩峰相峙,嵯岈巍峨,雄險奇絕,是通往太子山的一座隘口。據史料載:清乾隆八年(1743年)和1941年在槐樹關口左側的天然巖壁上,曾兩次鐫立界石:“漢蕃交界處”和“夏河臨夏兩縣交界處”碑文。今均遭人為破壞殆盡。

 

    西兒關  位于今和政縣羅家集鄉大灘村南約15華里處,無關墻遺址。

 

    牙黨(塘)關  明時稱“寧河關”,清改為牙黨(塘)關。位于今和政縣買家集鄉柳梅灘村南約5華里處,關口曾筑有石柵一道,今無存。

 

    喬家岔關  明稱喬家岔山口,清末民初改稱新營關。位于今和政縣新營鄉上寺灣村南約6華里處。關口峽門外曾建有石柵一道,今遺跡可辨。

 

    思巴思關  明代稱為思巴思山口,清改稱思巴思關。位于今和政縣新莊鄉草灘村南約4華里的峽口附近,北距新莊約12華里。思巴思大莊村西口曾立有“漢蕃立界”碑,今無存。

 

    沙麻關  亦稱殺馬關。地處今和政縣南60華里處的吊灘鄉峽口附近。這里兩山相峙如門,千仞崖壁陡如刀削,形成一險關要隘.

 

    陡石關  位于今和政療養院南的小峽口,北距和政縣城約54華里。關口處,是今臨夏回族自治州境內的游覽勝地“松鳴巖”。

 

    大馬家灘關  位于今康樂縣八松鄉蔥灘村南約4華里的藥水峽當中,曾建有石柵一道,今無存。

 

    小馬家灘關  位于今八松鄉菜子溝腦村附近山口,今已無遺跡可尋。

 

    麻山關  位于今康樂縣八松鄉扎子河村南約4華里處,有關隘遺址。

 

    俺隴關  亦稱安隴關,是明代二十四關中最東頭的一座關隘。今稱鳴鹿關。位于康樂縣鳴鹿鄉鳴鹿關村附近。有遺址。

 

    河州二十四關自明洪武年間開設以來,受到歷代統治者的高度重視,如明神宗萬歷年間(1573-1620年)和清乾隆年間(1736-1795年)曾數度在河州邊界“鐫石為碣”,制定“漢蕃交界”線。其時就有“沿嶺(白石山脈)分水為界,水流南面洮州地,水流北面河州地”的說法,界碑均為天然巨巖。又如積石、老鴉、槐樹、沙麻、土門等大關,各撥兵丁50名,陡石、牙塘、喬家岔等中小關,撥兵丁56人。一年一換,輪流駐守,盤查往來行人,負責收取茶馬商稅和秉報夷情。兵丁駐扎之處,或在關隘咽喉扼要;或在離關一二十里之村中。唯恐關隘疏于防守,明清統治者還曾勒令當地土司選撥團練鄉勇分布二十四關,協助塘丁長期把守。又自明天順二年(1458年)始,以河州為中心,成輻射狀,面二十四關設烽喉墩臺20余處,遠近不一,每處有兵丁5名常駐,負責警報傳遞,歷明、清兩朝不絕。

     明時,二十四關守軍由河州鎮守節制,到了清代由總兵督隸,兩朝均由參將、游擊分管各路隘口要道,中大關設把總為守軍頭目。關防一旦有事,參將星夜調兵馳援。

     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西北各族人民的反清起義被殘酷鎮壓后,沙麻、槐樹、老鴉等二十二關守軍盡裁,唯積石、土門二關留有把總1員,兵丁56名把守,到民國初期,才撤盡塘丁,改由民團駐守,收取茶馬商稅。

     明、清時期,曾在大中關內外設立驛站,供郵差、商人歇腳,西南藏區的畜牧產品和土特產品通過這些關口和驛路源源流向內地……在近600年的漫長歲月里,二十四關漸漸由屏障演變成為溝通內地和邊疆的政治、經濟、文化聯系的橋梁,關內關外漢、藏、回、保安等民族之間的團結,也不斷得到加強。

     斗轉星移,歲月磋砣。如今,當年的雄關,有的只剩下一片斷垣殘壁,有的已看不出它的痕跡,但檔案卻真實的記錄了這一切。

 



相關文章
2015-04-02 16:03:57
2015-05-06 17:34:12
2015-05-06 17:30:37
2015-05-06 17:26:51
2015-04-02 16:06:42
2015-05-06 17:22:54
2015-04-02 16:05:37
2015-05-06 17:05:02
網站首頁 | 聯系我們 | 投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關于我們
版權所有 臨夏州檔案局(館)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查看網站總訪問量 當前在線 2
技術維護:臨夏電信公司 網站備案號:隴ICP備15000960號-1 建議使用1440*900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的瀏覽器
真人龙虎斗平台 五分彩 澳洲幸运8 云南时时是正规的 广西快乐十分 pk106码那怎么倍投 红马计划软件怎么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微信群 亿客隆彩票官网 最新四川快乐12技巧 七乐彩专家杀号99%准确 重庆时时彩开奖 新浪足球竞彩比分 重启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手机捕鱼游戏辅助修改脚本方法 澳门宝马电子游戏网站 贵州快3走势图